疫情下美英首脑支持率反创新高 这就是"聚旗效应"?


病毒变异或给疫苗研制带来新挑战

事实上,新冠病毒感染到人的演变本身就是漫长的。首先是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进行了演化,再经过中间宿主,如果子狸等,让其刺突蛋白也发生突变,从而演化出能与人体中ACE2受体结构相似的分子结合并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

为了验证上述推测是否正确,研究者认为,回溯追踪2019年12月之前呼吸道症状患者的样本,有助于揭开病毒是如何“隐性”传播的谜团,但也提出了这一工作的难度。作者表示:“对呼吸道感染的回顾性血清学或宏基因组学研究将有助于确定这种情况是否正确,尽管这样的早期病例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

一方面,由于病毒在发生变化,给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设置了障碍。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当疫苗或药物研发出来时,病毒已经发生变异,因此药物和疫苗对它们的有效性要打折扣。

病毒突变率低可能是假象

作者特别强调,即便上述云南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的序列相似性达到96% -97%,但这可能代表了20多年的进化序列。文章推断:“不能排除的是,在2019年12月首次发现该病毒之前,该病毒在人群中的‘隐性’传播期间获得了一些关键突变。”

另一方面,如果病毒变异频繁,就像艾滋病病毒(HIV)一样,即便是少量的突变,在药物研发出来后,也有可能导致一部分变异的病毒对药物产生抗药性。由于有抗药性,这类变异的病毒能够生存下来并再次传播给他人,由此造成对新冠肺炎治疗的不利或迁延不愈。

因此,新冠病毒在过去演化出具有感染人的能力,并且能在人际之间传播,至少有几年或几十年的时间。

这篇论文的作者回顾了新冠病毒前期的溯源工作指出,目前与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比对最为接近的是在云南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距离武汉1500多公里。“由此得出的简单推论是,我们对蝙蝠病毒的采样对某些地理位置有强烈的偏见。这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加以纠正。”研究作者表示。

中国对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发现新冠病毒在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了两个亚型,有101个新冠病毒都属于这两种亚型。